距離

距離是一樣很微妙的東西。

媽媽在陽台種了一盆桔,結了一個桔子。不知道是因為這粒桔子還是因為有蟲,總能吸引到小鳥飛過來桔子上,與我只隔著一片窗紗。它並沒有害怕我,又或者根本沒發現我,而我只是靜靜地觀察它,不知道它是在想什麼。

物種的距離,語言的距離,這是無可奈何的產生的。然而,人和人之間,即使是同一個物種,說同一種語言,人和人之間的距離,還是必然存在的。

每個人都渴望被理解,同時又害怕被理解。害怕被人理解,是因為不知道被這個人理解之後,他會做什麼。渴望被理解,是因為想這個理解了你的人和你產生共鳴。人類是群體動物,或許是因為這樣,絕大部份的人都並不喜歡孤獨,都害怕孤獨。但是當你懂得如何和孤獨相處的時候,也會能發現能享受孤獨都是一種快速成長的方法。

自己習慣自己一個久了,也有一個壞處,就是習慣性地和人保持一定的距離。也許不應該把問題賴在孤獨身上,可能天性便是如此。所謂三歲定八十,只是我已回憶不起三歲的我曾是怎樣的一個小孩子了。連自己跟自己都存在著時空的距離。

 

PS:其實我又寫離體了。下一篇就寫個純屬虛構的不知所文 《你的聲音改變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