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本劇本

身為最盡忠職守嘅AO,潛伏喺敵對組織22年,喺歷史的關鍵時刻,幫大大添飯添麵,為鄰近地區示範左如何正確地表達述求嘅方式,同埋將啲隱藏喺自己身邊嘅墻頭草掘出來一網打盡。將皇冠上的明珠發光發亮到極致,為freedom 和 democracy在地球歷史上閃亮出最耀眼的光輝。

我覺得以後佢本自傳可以咁寫。

利申:我唔喺有心同佢洗白嘎。

Gin(Golang)におけるHTMLテンプレート記述方法

package main

import (
"github.com/gin-gonic/gin"
"net/http"
)

type C struct {
Id int
Name string
}

func main() {
router := gin.Default()
router.LoadHTMLGlob("templates/*.tmpl")
router.GET("/index", func(c *gin.Context) {
c.HTML(http.StatusOK, "index.tmpl", gin.H{
"a": "a",
"b": []string{"b_todo1","b_todo2"},
"c": []C{{1,"c_mika"},{2,"c_risa"}},
"d": C{3,"d_mayu"},
"e": true,
"f": false,
"h": true,
})
})
router.Run(":8080")
}

 

<html>

{{/* コメント*/}}

{{/* ドット名前でgoから受け取れる */}}
<h1>{{.a}}</h1>

{{/* ループはrange, ドットで要素にアクセス, endで終了 */}}
<ul>
{{range .b}}
<li>{{.}}</li>
{{end}}
</ul>

{{/* 構造体は、ドットにメンバ名でアクセス */}}
{{range .c}}
<p>{{.Id}}<b>{{.Name}}</b></p>
{{end}}

{{/* 構造体、ループなしなら, ドット変数ドットメンバ */}}
<p>{{.d.Id}}<b>{{.d.Name}}</b></p>

{{/* if文 */}}
{{if .e}}
<p> e true </p>
{{else}}
<p> e false </p>
{{end}}

{{if .f}}
<p> f true </p>
{{else}}
<p> f false </p>
{{end}}

{{/* goソースでgは指定されていない */}}
{{if .g}}
<p> g true </p>
{{else}}
<p> g false </p>
{{end}}

{{/* withはifが真の場合、ドットに情報が設定される */}}
{{with .h}}
<p> h1 {{.}} </p>
{{end}}

{{/* withでなくif使うと、ドットアクセスで特定要素が出力されず */}}
{{if .h}}
<p> h2 {{.}} </p>
{{end}}

{{/* 変数宣言できる */}}
{{/* printf など関数使用可能。fmt.Printfのエイリアス */}}
{{$i := "ii"}}
<p>{{$i}}</p>
<p>{{printf "%s-%s" $i "iii"}}</p>

{{/* defineで定義することも可 */}}
{{define "J"}}
<p>jjj</p>
{{end}}

<hr>

{{/* defineで定義された呼び出しはtemplate */}}
{{template "J"}}

{{/* 不等号比較など、小なりはlt */}}
{{$k := 8}}
{{if lt 5 $k}}
<p> 8 large </p>
{{else}}
<p> 5 large </p>
{{end}}

</html>

 

新入D小動物

有好久沒有寫東西了,就最近的基因調整新聞寫寫好了

最近某國的新聞出了個天生免疫愛滋的基因改造人,引起當地的廣泛討論。

我大概看了一些新聞和評論,這些事情不是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有相關的討論了吧。我只說我比較熟悉的ACG領域,這基因改造人,不就是GundamSeed裏面的調整者(coordinator)嗎?按照劇情來講,自然人因為懼怕調整者而要對他們進行滅絕,不承認他們是“人”,調整者從自然人中獨立出來認為自己才是更優秀的種族,這又讓我想起了更早年的一部動畫,《星界の紋章》。裏面的阿布人也是通過自身基因調整而誕生的“新人類”,結果與自然人展開各種為了延續自身文明及生存於宇宙的爭戰。

其實只是科技發展,這種對自身各種屬性的調整我認為是無可口非的,無關乎什麽道德不道德。每種動物、每個種族都有想獲得力量,為自己的種族文明繁衍下去的本能。人類這種智慧生物只是尋找、發現到這樣一種工具或者手段來對自身的一些先天屬性進行修改而已。工具本身並沒有對或者錯,正義或者邪惡,這些是使用工具的使用者才能付諸的定義。就好似核彈本身並沒有錯,錯的是人而已。

增強能力,免疫疾病,這些我認為沒有問題,每個人都想的不是嗎?我認為這項技術之於那個國家的重點是,能不能找到“順從”、“服從”的基因並使到除了特供人群,其他的人都先天帶有這種基因從而剛好聰明到懂得啟動機器,又剛好順從到不會反抗特供人群。這很接近GundamSeed裏議長的DestinyPlan的情況,每個人根據自身的DNA來各司其職,講到底其實這就是螞蟻或者星際爭霸中蟲族的社會模式。

不過反正那裏的人很多都自古以來自稱蟻民的了,你又何必為他們擔心那麽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