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相信,凡事懷疑

放假的好處之一,便是可以靜靜地思考。思考什麼?我也不清楚思考的實體是什麼,但假如一個人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還算不算是一個人?假如一個民族喪失了思考的本能,他們還有沒有將來?我不清楚。
人到青年,有好多朋友都結了婚,甚至生育了下一代。而在交談時,大多無非是希望丈夫攢多點,子女健康長大等等相當現實的願景。這的確是無可口非的事情,每個人是有自己的價值觀的。但在我靈魂的深處每每聽到這類的想法時,總會泛起淡淡的違和感,總感到人類應該不止於此。當然我相信自己對於他們來說才是異類,因為生物的本能就是繁衍,自然定律就是此消彼長弱肉強食,人類現世一切的科技發展都源於欲望。我自己有無欲望?有。所以我有什麼資格說自己是異類?
真的很奇怪,越長大越不知道這個世界應該怎麼玩,小孩子則最明白。幾歲的小孩子好不好色?我說他們也好色,女孩子我說不上,男孩子們看到姐姐們被吹起的裙底,他們也會覺得是好東西。小孩子簡單直接,童言無忌,也最沒有同情心,你看他們去肢解那些昆蟲就明白了。所以他們才最懂得愛情,而大人們其實只是懂得關係,並不是愛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