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不會飛

富人最想天下太平,窮人就最好兵荒馬亂。因為亂世出才能英雄,盛世英雄只會是狗熊。
“走之氵X車每(自己自由組合)”事件,有多少人知道又有多少人關注,他跟很多狗熊一樣,都被河蟹吃掉了。這樣一個河蟹國,要多少河蟹宴才能把河蟹都清理掉。戴帽子是河蟹們最喜歡用的一個技能,作為名不正言不順去吃掉你的原因。最可怕的是,或許我連這樣寫一些隱晦的言語都能被戴上高高的帽子。
我並不是一個鬥士,所以更不可能是聖鬥士。我害不害怕被河蟹吃掉?當然害怕。雖然我下未有妻兒,但上還有高堂。生活中還有各式各樣的束縛,並不是說放下便能放下的。於是乎,或許每個人都在束縛中求生存,在不斷解開束縛的同時,又有新的緊箍代替本身的繩索。
很多事不是我三言兩語就能說清,很多情不是我三扒兩撥便能道出。看過我的臉的人才知道什麼叫做poker face。並不是要盛讚自己去到喜怒不形於色,看破一切的那個高度。普通人,總是會有七情六欲的。只是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撬開面具看到裡面而已。仔細發現的話,其實每個人有幾多個身份就有幾多重性格。親戚前面一種性格,情人面前一種性格,朋友面前有一種性格,陌生人面前又有一種性格。而根據朋友的親密程度,面對不同的朋友又有不同的性格,一個人要帶這麼多個面具傍身,不累嗎?當你覺得這是必須要去做的時候就不累了。是嗎?
就像一些事,我決定了要去做的時候,就不會累了。
每一年11月26日對我來講,都是很重要的一天。只有我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