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趁著雨,心血來潮去了一個已經很多年沒有走過的地方。十年有多了吧,這裡幾乎是沒有變過,記憶重現在腦海。這麼大,從來沒有送過機,我已經忘記了那一天為什麼我沒有去。彷彿從那天開始,我就沒有什麼朋友外國升學或者移民,又或者有,但我已經沒有理。因為最重要的那次,已經記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