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永遠保持25歲的心,不太嫩,也不會太老

寫些什麼好呢?有時候覺得,如果強迫自己寫些廢話的話,那跟以前語文課強迫寫些無厘頭的作文有什麼區別呢?大概就只是他們有命題,而這裡真的可以隨便寫吧。

所以我真的很討厭河蟹國的某些教育,例如語文課,政治課,歷史課這些沒什麼實際使用價值的。這些都只是能夠騙騙中學生而已,等他們真正面對這個世界之後,才能真的明白。

河蟹國是一個人治而不是法治的地方。這裡的執行的政策都只是為了當前的當權者日後的升官政績而為的而已。最簡單的一個例子,河蟹國足球和日本足球這20年間的差距越拉越大的原因。日本走了20年的有組織有預謀有計劃的足球強國制度。而河蟹國,有哪個官員會為了20年後某個跟自己沒關係的人名流青史而自己在現在實行一些吃力不討好的政策呢?

這些都是些很實際的事情,只能說,河蟹國人的素質平均來講就不能算高了,而當權的人在整個氣氛的潛移默化後,只能夠同流合污。這真是一個神奇的國度。

然而我也只能是在這裡說些沒建設性的說話而已,一個人面對一個邪惡組織,勝算大嗎?或許還有很多像我這樣的人存在,只能被批為憤青,只能被批評說“那只是因為你什麼都沒有,當你有了錢有了權你就不會說這些了”。這個世界最難的或許就是永遠保持自己最初的心了。僅以此文鞭策日後的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