邏輯是塊照妖鏡

每當有人說“你是不是XX人”的時候,我通常會想起“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這句話。而通常那些人連什麽是國都分不清楚,所以遇到這種情況我通常都會問回一個問題“你的親戚給給屎你吃,和陌生人給飯你吃,你選擇吃什麽”。然後又通常那些人都選擇回避我的問題。

父親也與我說過同樣的話語,“你是什麽人”,結果也是一樣,那算不算是我不孝?用邏輯來思考,就必須先定義何謂之孝。生下一個兒子,是希望他要像劉禪造就樂不思蜀這樣的笑話(當然也可以解讀此舉是劉禪保身的政治智慧)叫孝,定還是希望他要像嬴政那樣厲害到把自己也殺了(根據史記導致某些學說指呂不韋才是嬴政親生父親)叫孝?如果不能定義,那我也大概只像是薛定諤的貓那樣在孝與不孝之間不可知或者孝與不孝並存吧。

回到吃屎還是吃飯的問題。我當然是選擇吃飯的,有些人選擇吃屎我肯定不會阻止他們,那是他們的自由。況且在他們的認知當中,也可能是覺得他們吃的才是飯,我崇尚的都是屎,這沒有關係的,但是如果要把自己吃的屎分享給別人讓別人一起吃那就有些過了。

但是,那些去到外面吃飯的人,還會不時說屎很好,做人不要忘本。我就奇怪了,既然很好為什麽不繼續吃要到外面去?

所以啊,邏輯是塊照妖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