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咸酥雞

到底媽媽是怎樣的一樣生物呢?

自小在媽媽的關懷下成長,到現在,這麼些年,結論就是,阿媽其實都是女人。

跟一些朋友傾計。他說他的感覺,他就像是變成了他老婆的大仔,而他的兒子就是他老婆的細仔。她只不過是用我們小時候我們媽媽的方法來對他。

我就沒結婚,也沒有兒子,但是我看我媽媽經常每天叫我爸爸起床的那種陣勢,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就是讀書的時候懶床媽媽叫我起床的感覺。

不是常說人慢慢變老就會開始逆生長回來,老人家就會變得像小孩子。所以對付媽媽,有時候像氹女孩子那樣或許能收到奇效。其實不要說是對付,而是氹她開心。她偶爾就會有一些少女的反應給你。其實是enjoy的。

我們長大,到離開媽媽,去識女朋友,喜歡追女仔的感覺。到差不多時候你的女朋友成為了你老婆的時候,變成你媽媽,你又“認為”她沒有了給你少女時候的感覺的時候,除了偷情或者婚外情之外呢,溝你媽媽吧。畢竟媽媽也是女人,女人還是喜歡男人氹的,這其實也是孝順的一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