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後一年

話說距離上年2012的世界末日論一年,一年後的今日,有什麼變化嗎?
什麼有什麼變化?宇宙,地球,社會,還是我的自身?假如一年前真的末日了,你有什麼不捨得以致不想末日真的到來的嗎?你的父母,你的情人,你的子女,你的朋友?還是你的地位,你的金錢,你的車樓,你的物質?假如一無所有,就不怕末日了,不是嗎?
而事實上末日其實並不可怕,可怕的應該是末日了一半,就好似人死了就一了百了,但半死不活的話就麻煩多了。這樣說話好像好涼薄,不過假如我是半死不活的話,我一定會提醒自己去解決掉而不會麻煩到身邊的人。人是應該要為其他人著想的。假如我為你著想,你為我著想,這樣平常的生活就能夠“和諧”很多吧。可笑的是人類從來都很難從歷史中汲取教訓,在極權地區及腐化的社會尤是。算了吧。
有個習慣,就是假如發了個特別的夢,我會醒來後第一時間把它記錄起來,因為通常很快會忘掉。
夢,在一個沿海城市,調查案件。有些人陸續死了,查不出死因。後來畫面跳躍到去了一個海邊,有一條船。我看到有一些人在船上,那些人的頭是開了幾個孔,並有類似是章魚的東西伸進去孔裡用觸手來控制那些人的動作。他們在修理那條船。我向城市的人打探消息,有提及似是海底中的另一個文明。然後我就醒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